法信通—免费厦门法律咨询服务。

24小时咨询热线: 18695630060
办公电话:(周一至周六:8:00-18:00)

点击号码立刻咨询 18695630060

当前位置:厦门法信通法律咨询 > 服务案例 > 厦门翔安江某与杨某劳动工伤责任纠纷案例

厦门翔安江某与杨某劳动工伤责任纠纷案例

阅读量:55 发表时间:01-28 15:29

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 厦门市翔安区人民法院

案号: (2017)闽0213民初199号

案件类型:民事案由: 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

裁判日期: 2018-01-16

法官:吕天课审理程序

一审原告: 江荣宗

被告:杨永结 杨文生

原告代理律师: 黄平旺 [福建方与圆律师事务所] 王玉梅 [福建方与圆律师事务所]

被告代理律师: 陈小山 [福建合贤律师事务所] 洪顺添 [福建兴世通律师事务所] 陈溪水 [福建兴世通律师事务所]

文书性质:判决

当事人信息

原告:江荣宗,男,1990年8月3日出生,汉族,住厦门市同安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平旺,福建君守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玉梅,福建君守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永结,男,1973年1月4日出生,汉族,住厦门市翔安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小山,福建合贤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文生,男,1968年7月12日出生,汉族,住厦门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洪顺添,福建兴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溪水,福建兴世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江荣宗与被告杨永结、杨文生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1月17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江荣宗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平旺、被告杨永结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小山、被告杨文生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溪水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

江荣宗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江荣宗受杨永结的雇佣为杨文生位于翔安区下美店的房屋制作和安装铝合金窗。2015年6月22日,江荣宗将制作好的铝合金窗安装到杨文生的房屋时,因铝合金窗太重,致使江荣宗从楼上摔下受伤。事故发生后,江荣宗被送往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七四医院救治。经诊断江荣宗腰1椎体爆裂性骨折,江荣宗在医院住院治疗22天,而后经福建正泰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江荣宗此次受伤构成九级伤残。据此,江荣宗多次要求杨永结和杨文生赔偿其各项损失294,812.3元(其中医疗费57,744.3元、误工费180天×120元/天=21,600元、护理费70元/天×(120天+22天)=9,94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天×22天=2,200元、营养费100元/天×90天=9,000元、交通费2,000元、伤残赔偿金42,607元/年×20年×20%=170,428元、后续治疗费10,000元、精神损失费10,000元、鉴定费1,900元),杨永结和杨文生屡次找各种理由推脱,拒不支付。为维护江荣宗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特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望法院判如所请。

被告辩称

杨永结辩称,一、杨永结与江荣宗是合作关系,并不是雇佣关系,杨永结是负责在外承揽业务及购买铝合金,江荣宗是负责安装铝合金,至于本案江荣宗是否受伤怎么受伤的与杨永结无关;二、根据江荣宗的陈述,事发的时候,因为江荣宗安装铝合金是安装隔层,因为铝合金太重导致原告摔下受伤,江荣宗作为专业的安装铝合金的专业人是应该意识到这点的,对于事故的发生江荣宗具有重大过错,因此江荣宗对事故的发生应当承担全部责任;三、关于赔偿项目,杨永结认为医疗费应该扣除医保统筹部分27,215.25元,误工费的期限过长,标准过高,护理费根据原告的住院病历需要护理的天数是21天,其余的没有依据,关于营养费应该以医疗费的10%的标准计算,交通费应该按照每日10元的标准,关于残疾赔偿费、精神损失费、后续治疗费的请求不予认可,应按照新的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计算标准进行计算,对于鉴定费是江荣宗自行鉴定的,其费用应该自行承担;四、杨永结已经在原告受伤住院期间垫付了15,000元的医疗费,应该予以扣除,杨文生房主还拖欠杨永结安装铝合金的费用18,000元,希望本案一并处理。

杨文生辩称,一、根据江荣宗在《民事起诉状》中的陈述,江荣宗是在将制作好的铝合金窗安装到杨文生的房屋时,因铝合金窗太重致使江荣宗从楼上摔下受伤,江荣宗的该陈述如果属实,则可以明确导致江荣宗受伤的原因是其明知铝合金窗过重还坚持安装,江荣宗对损害的发生具有重大过错,应对其损失承担主要责任,即应减轻侵权责任人70%的民事责任。二、杨文生只是将铝合金窗的制作、安装事务交由杨永结承揽,且铝合金窗的安装并没有关于资质方面的要求,杨文生也根本不认识江荣宗,更不清楚江荣宗因何原因受伤,故杨文生对江荣宗的受伤不存在任何过错,依法无需对江荣宗的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三、江荣宗的经济损失应依法核定。1、医疗费:江荣宗医疗费中由医保统筹支付的27,198.47元不属于江荣宗的经济损失,后面三张金额共计为390.55元的医疗费票据无其他病历资料与之相印证,无法证明与本案的关联性,该合计金额为27,589.02元的医疗费不应认定为江荣宗的医疗费损失。2、误工费:误工费标准过高,江荣宗是2015年受伤的,误工费应该以当时的标准计算,应依法调整。3、护理费:护理时间应按总共120天计算,其中住院期间22天可按每天70元计算,出院后的98天的护理费标准可酌情按每天35元计算。4、住院伙食补助费:没有异议。5、营养费:可酌情按3,000元计算。6、交通费:可酌情按每天10元的标准计算。7、伤残赔偿金:江荣宗的伤残等级应根据《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标准评定,参照GB18667-2002《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所作出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均不应作为认定江荣宗伤残等级的依据,江荣宗主张伤残赔偿金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依法不应支持。8、后续治疗费:缺乏事实依据,依法不应支持。9、精神损失费: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依法不应支持。10、鉴定费:江荣宗自行鉴定不符合程序规定,由此产生的鉴定费应由江荣宗自行承担。四、关于杨永结所提出的杨文生尚欠其18,000元的费用,代理人并不清楚杨文生是否尚欠杨永结该费用,但该费用与本案没有关联性。综上,江荣宗因自身重大过错导致其损失发生,应对其损失承担主要责任并减轻侵权责任人70%的民事责任;杨文生并无任何过错,依法无需承担赔偿责任。恳请法院客观核定江荣宗的经济损失,判决驳回江荣宗对杨文生所提出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院根据双方的陈述、举证、质证及诉辩意见,对本案事实认定如下:

2015年5月间,江荣宗受雇于杨永结从事铝合金门窗制作与安装工作。2015年6月22日15时许,江荣宗受杨永结指派到杨文生住家二楼安装杨文生向杨永结定做的铝合金窗时不慎跌落受伤,江荣宗受伤后即被送往厦门市第五医院住院救治,当日晚转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七四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1.腰1椎体爆裂性骨折;2.圆锥综合征;3.右侧耻骨下支骨折。原告住院22天,花费医疗费57,744.3元,其中医保统筹支付27,215.25元,江荣宗个人支付30,529.05元。2016年6月17日,江荣宗自行委托福建正泰司法鉴定中心对其伤残等级(比照“道标”)、后续治疗费和护理期、误工期、营养期进行鉴定,2016年7月13日,福建正泰司法鉴定中心作出了正泰司鉴[2016]临鉴字514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江荣宗构成道路交通事故九级伤残;2.综合评定误工期为180日、营养期为90日、护理期为120日;3.综合评定江荣宗取出内固定物的后续医疗费用约10,000元。江荣宗为此支付鉴定费1,900元。双方因赔偿问题经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进行调解未能达成协商意见,江荣宗于2017年1月17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如所诉。在本案诉讼中,杨永结向本院申请对江荣宗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护理期、误工期、营养期进行鉴定,本院依法予以委托。2017年12月22日,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出具了闽历思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33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江荣宗的损伤,参照GB18667-2002《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评定为九级伤残;2.建议江荣宗的误工期期限为损伤后180日,护理期限为损伤后120日,营养期限为损伤后90日;3.江荣宗目前暂无必然产生的后续治疗费用。

本院查明

另查明,杨永结与江荣宗均未取得从事铝合金窗加工、制作、安装等相应的从业资格证书。

上述事实,有江荣宗和杨永结、杨文生的陈述、庭审笔录,江荣宗提供的厦门市翔安区内厝镇人民调解委员会证明、中国人民解放军一七四医院的《住院病案首页》、《入院记录》、《出院记录》、《中国人民解放军收费票据》、《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七四医院住院费用汇总清单》、福建正泰司法鉴定中心正泰司鉴[2016]临鉴字514号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意见书、《国家税务局通用机打发票》、杨永结提供的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闽历思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33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等证据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江荣宗、杨永结、杨文生的诉辩意见,本案涉及的主要争议焦点:一、江荣宗与杨永结之间是否存在雇佣关系;二、双方当事人的过错责任程度及责任比例的划分;三、《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和《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两个新旧伤残评定标准应如何适用;四、江荣宗各项经济损失的认定。

一、关于江荣宗与杨永结之间是否存在雇佣关系。

江荣宗认为根据本案已查明的事实,杨文生是将本案讼争的铝合金定制安装的业务交给杨永结,铝合金的材料及工具都是杨永结提供的,江荣宗只是受雇于杨永结,双方之间是雇佣关系,并不是合作关系。杨永结认为双方是合作关系,江荣宗也承认其与杨永结之前是认识的,双方基于认识信任合作,为他人定制铝合金窗,杨永结并没有支付江荣宗所谓的工资,双方分工相对明确,杨永结对外承揽业务,江荣宗负责加工和安装,从证据的角度来说,江荣宗并没有证据证明双方之间具有雇佣关系,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杨文生认为其与杨永结之间是承揽关系,杨文生将铝合金的制作安装交由杨永结承揽且该业务并没有资质方面的要求,杨文生与江荣宗之间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因为江荣宗与杨永结之间的关系是雇佣也好或者合作也好,均是他们内部的关系,杨文生仅将铝合金窗的业务交由杨永结承揽。本院认为,杨文生将其建房的铝合金窗制作、安装业务发包给杨永结,江荣宗在杨永结指定的工作场所,利用杨永结提供的制作铝合金窗的材料、施工工具进行加工、制作,并将杨文生向杨永结定制并制作好的铝合金窗进行安装,且在安装过程中受伤。根据上述查明的事实,结合双方的庭审陈述,可以认定江荣宗系受雇于杨永结从事铝合金窗等加工、制作及安装工作。杨永结认为其与江荣宗之间系合作关系而非雇佣关系,杨永结对此负有举证的责任,而杨永结未能举证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因此,本院认定江荣宗与杨永结之间存在雇佣关系。

二、关于双方当事人的过错责任程度及责任比例的划分问题。

(一)关于杨永结的责任。因江荣宗系受雇于杨永结且是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受伤,根据《最高院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杨永结作为雇主,对江荣宗的工作负有管理和监督的职能,也负有安全注意和劳动保护的职责义务。江荣宗的损害是发生在其为杨永结提供劳务的过程中,杨永结对造成江荣宗的损害后果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二)关于江荣宗的责任。本案中,江荣宗在二楼的高处安装铝合金窗,属于高空作业,在安装过程中应对安全生产有一定的注意义务,应加强安全防护措施,注意观察各种环境,以防止自己受伤或伤及别人。江荣宗在二楼室内安装铝合金窗时,因未能采取安全防护措施,导致自己摔下并受伤的后果,江荣宗对本次事故的发生存在重大过失,因此,江荣宗对自己的损害后果也要承担一定的过错责任,同时依法应当减轻杨永结的赔偿责任。

(三)关于杨文生的责任。根据杨永结、杨文生的庭审陈述,杨文生将其建房中的铝合金窗制作、安装业务交由杨永结承揽,杨永结与杨文生之间的铝合金窗制作、安装施工行为应为加工承揽合同关系。根据《最高院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二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安全生产事故遭受人身损害,发包人、分包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接受发包或者分包业务的雇主没有相应资质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杨文生作为发包方,将铝合金窗的制作、安装业务交由没有相应资质的杨永结施工作业,应当与杨永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对于造成江荣宗损害后果民事责任的承担,应依据查明的案件事实,结合各责任方的过错责任程度以及原因力大小来确认。据此,本院酌情确定杨永结承担江荣宗损失的60%为宜,其余损失由江荣宗自行承担,杨文生对杨永结赔偿江荣宗损失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关于《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和《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两个新旧伤残评定标准应如何适用问题。

江荣宗在起诉前单方委托福建正泰司法鉴定中心对其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和护理期、误工期、营养期进行鉴定,该鉴定机构于2016年7月13日作出了司法鉴定意见。杨永结对该司法鉴定意见提出异议,申请对江荣宗的伤残等级、后续治疗费和护理期、误工期、营养期进行重新鉴定,并要求采用《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标准进行判定。本院依法委托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采用《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于2017年12月22日对江荣宗的伤残等级等进行重新鉴定,并作出了司法鉴定意见。本院认为,江荣宗的摔伤事故发生于2015年,其治疗终结的时间在2015年,且江荣宗也在《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颁布实施之前委托鉴定的,因此,本院指定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采用《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进行重新评定并无不妥,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采用《道路交通事故受伤人员伤残评定》标准进行重新评定的司法鉴定意见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杨永结、杨文生提出的应适用《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标准进行重新鉴定的辩解意见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纳。

四、关于原告受伤的各项损失认定问题。

(一)医疗费。江荣宗主张其在厦门市第五医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七四医院门诊就诊及住院治疗期间花去医疗费57,744.3元,并提供上述医疗机构的病历资料及医疗费票据等证据予以佐证。杨永结、杨文生对江荣宗提供的医疗机构住院收费票据不持异议,但认为其中一七四医院门诊收费票据三单共计医疗费390.55元并无病历资料证明,该费用不应计入江荣宗的医疗费损失,且其中医疗费27,198.47元是医保统筹支付,而非其个人实际损失,该部分应予以扣除。本院认为,江荣宗主张的医疗费应当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疗费、住院费等收款凭证,结合病历等相关证据确定。本院根据江荣宗提交的医疗费票据及相应的病历资料,其中一七四医院门诊收费票据三单共计医疗费390.55元虽无病历资料证明,但该门诊收费票据三单显示的就诊科室、医疗机构类型、病历号等与住院收费票据记载的内容一致,因此,可以认定江荣宗花费的住院、门诊医疗费为57,744.3元(其中医保统筹支付部分医疗费为27,215.25元,江荣宗个人支付部分医疗费为30,529.05元)。至于杨永结、杨文生主张江荣宗的医疗费损失应当扣除医疗保险统筹支付的部分的抗辩意见,本院认为,被侵权人向侵权人主张赔偿医疗费属于侵权法律关系,而患者治疗期间基于与社会部门医疗保险关系报销医疗费属于医疗保险合同法律关系,二者系二个不同层面的法律关系,受害人是否从社会保险获得赔偿不是衡量侵权人应当承担多少赔偿责任的要素,也不是计算侵权人应当承担多少医药费的标准,侵权人应当赔偿受害人的全部医疗费用,不应扣除利用医保统筹支付的费用,故本院认定,杨永结、杨文生的该项抗辩意见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因此,本院依法认定江荣宗的医疗费损失为57,744.3元。

(二)住院伙食补助费。江荣宗主张住院伙食补助费为2,200元(22天×100元),江荣宗住院22天,并提供医院病历资料予以佐证,杨永结、杨文生对此也无异议,江荣宗的该项主张于法有据,本院予以支持。

(三)护理费。原告主张护理费11,400元[(24天+90天)×100元/天]。杨永结认为,根据江荣宗提供的住院病案首页记载的一级护理20天、二级护理1天,护理期应按21天计算,其余没有依据。杨文生认为,护理时间应按120天计算,其中住院期间22天可按每天70元计算,出院后的98天的护理费标准可酌情按每天35元计算。本院认为,护理费应根据护理人员的收入状况和护理人数、护理期限确定。根据历思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护理期为损伤后120日,本院依法确认江荣宗的护理费应为8,400元(120天×70元/天)。杨永结、杨文生的辩解意见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四)交通费。江荣宗主张交通费为2,000元。杨永结、杨文生均认为应酌情按住院时间每日10元计算。本院认为,交通费应当以正式票据为凭,江荣宗虽未提供相应票据,但该项费用必然发生,本院结合江荣宗的就医、鉴定、诉讼等情况和庭审查明的事实,酌情考虑江荣宗交通费为220元。

(五)残疾赔偿金。江荣宗主张残疾赔偿金按2015年度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42,607元为标准,即42,607元/年×0.2×20年=170,428元。杨永结、杨文生认为江荣宗的伤残等级应按照《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标准进行评定,对历思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不予认可。本院认为,根据上述分析认定,江荣宗因本起事件造成九级伤残,有福建历思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闽历思司鉴所[2017]临鉴字第337号鉴定意见书予以佐证,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其主张按照2015年度厦门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2,607元/年的标准计算其残疾赔偿金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依法予以支持。故本院依法确认江荣宗的残疾赔偿金为170,428元(42,607元/年×20年×0.2)。杨永结、杨文生提出江荣宗的伤残等级应按照《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标准进行评定的辩解意见依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

(六)误工费。江荣宗主张误工费21,600元(180天×120元/天)。杨永结、杨文生认为误工期过长,标准过高,应予以调整。本院认为,误工费应根据受害人的误工时间和收入状况确定。根据鉴定机构的鉴定意见误工期建议为江荣宗损伤后180日。因江荣宗无固定收入,且江荣宗未能举证证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状况,故可参照厦门当地2016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计算误工费,江荣宗诉请误工费21,600元尚属合理,本院予以认定。

(七)后续治疗费。江荣宗主张后续治疗费10,000元。杨永结、杨文生认为江荣宗的主张缺乏事实依据,不予认可。本院认为,后续治疗费可参照医疗机构或鉴定机构的意见确定。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认为江荣宗目前暂无必然产生后续治疗费,因此江荣宗的该项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八)营养费。江荣宗主张营养费9,000元(100元/天×90天)。杨永结认为江荣宗主张的营养费明显偏高,应以医疗费的10%的标准计算。杨文生也认为江荣宗主张的营养费明显偏高,可酌情按3,000元计算。本院认为,营养费应根据受害人的伤残情况,参照医疗机构或鉴定机构的意见确定。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为建议江荣宗的营养期90日,结合江荣宗的伤残情况,本院酌定营养费标准按江荣宗的医疗费的10%计算,即营养费为57,744.3元×10%=5,774.43元。

(九)精神损害抚慰金。江荣宗主张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杨永结、杨文生认为江荣宗的该项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不应得到支持。本院认为,考虑到江荣宗的受伤程度、受伤部位、过错程度及其双方所在地生活水平等因素,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本院酌定精神抚慰金为5,000元较为合理。

(十)鉴定费。江荣宗主张其支出的鉴定费为1,900元应属赔偿范围。杨永结、杨文生均认为江荣宗诉求的鉴定费是江荣宗个人私自委托进行鉴定所花的费用,所以应由其自行承担。本院认为,鉴定费1,900元系江荣宗为鉴定伤情而实际支出,属合理经济损失,应列入赔偿范围。

综上,江荣宗除了精神损害抚慰金为5,000元以外,还有财产损失为医疗费57,744.3元、误工费21,600元、护理费8,4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200元、交通费为220元、残疾赔偿金170,428元、营养费5,774.43元、鉴定费1,900元,共计268,266.73元。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公民的身体权、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江荣宗在受雇于杨永结的期间发生摔伤事故,双方之间形成实际雇佣关系。杨永结作为雇主,对江荣宗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的人身损害,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而江荣宗作为提供劳务的一方,应当对在安装铝合金窗工作中的安全风险有充分的了解,但其在工作中未尽充分的安全注意义务,因疏忽大意导致自己摔下并受伤的后果,对损害的发生存在重大过失,应相应减轻杨永结的赔偿责任。根据前述分析认定的责任比例,杨永结对江荣宗的损失承担60%的赔偿责任,江荣宗的损失包括精神抚慰金5,000元、财产损失268,266.73元。杨永结应赔偿江荣宗的各项损失165,960.04元(268,266.73元×60%+5,000元),对于江荣宗主张的其余损失,本院不予支持。杨永结提出其在江荣宗住院期间支出医疗费15,000元,江荣宗不予认可,杨永结又无证据证明,故对杨永结的该部分主张,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第三十五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一、杨永结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江荣宗的各项经济损失165,960.04元;

二、杨文生对杨永结履行上述第一项确定的赔偿义务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驳回江荣宗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杨永结、杨文生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824元,减半收取计912元,由江荣宗负担401元,由杨永结负担511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员吕天课

裁判日期

二〇一八年一月十六日

书记员

代书记员梁美端

相关新闻

More +
cache
Processed in 0.00744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