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信通—免费厦门法律咨询服务。

24小时咨询热线: 18695630060
办公电话:(周一至周六:8:00-18:00)

点击号码立刻咨询 18695630060

当前位置:厦门法信通法律咨询 > 劳动争议 > 靳某诉厦门某静电粉末有限公司劳动纠纷案

靳某诉厦门某静电粉末有限公司劳动纠纷案

阅读量:70 发表时间:12-19 11:10

上诉人(原审原告):靳某,男,汉族,1961年9月9日出生,住湖北省郧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某,福建厦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厦门某静电粉末有限公司,住所地厦门市同安区洪塘镇三忠村。

法定代表人姚友良,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平旺、王玉梅,系厦门法信通法律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合作律师。

上诉人靳某因与被上诉人厦门某静电粉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被告公司)劳动争议一案,不服厦门市同安区人民法院(2016)闽0212民初299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靳某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被告公司支付靳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761.2元以及体检费用493元。事实与理由:一、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首先,靳某并非无故拒绝工作任务。从常理来讲,靳某已经55周岁,结合现在的经济形势和就业形势,失去工作对靳某非常不利,故靳某没有理由不接受用人单位合理的工作安排。靳某不接受工作安排的理由为:靳某所在的生产线,原本有三个工人分别在三个工作岗位操作,但是2015年9月,三人中其中一人辞职,三人的岗位只有靳某和另一名工人在操作,被告公司遂要求靳某从2015年10月起一人担负两个人的岗位工作,并承诺给两份工资。然而被告公司只有在2015年10月份发给靳某二份工资,11月份、12月份却只发放一份工资。可见被告公司不诚信的行为是本案的起因。一审法院认定靳某拒绝被告公司“合理安排”属于事实认定错误。其次,被告公司提交的2016年3月版《厦门被告员工手册》培训记录上没有靳某的签名,且靳某未经培训,根本不清楚有该员工手册。一审法院认定靳某经过该培训,属认定事实错误。再次,一审庭审中被告公司并未提交《厦门被告员工手册》告知或公示的证据。事实上被告公司从未将该员工手册进行通告或者公示,同时《厦门被告员工手册》用繁体字表述,形式上违反了《语言文字法》,现实中包括靳某在内的大多数员工不认识繁体字。

二、一审程序违法。被告公司一审庭审中才当庭提交证据,靳某对此提出异议,一审法院以本案适用简易程序为由否定异议。被告公司提交的《厦门被告员工手册》、培训记录均没有原件,真实性不能确认。

三、一审法院适用错误。其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第二款规定,用人单位在制定、修改或者决定劳动报酬、工作时间、休息休假、劳动安全卫生、保险福利、职工培训、劳动纪律以及劳动定额管理等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者重大事项时,应当经职工代表大会或者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第四款规定,用人单位应当将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和重大事项决定公示,或者告知劳动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也规定了用人单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四条“通过民主程序制定的规章制度,不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及政策规定,并已向劳动者公示的,可以作为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依据。被告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制定的《厦门被告员工手册》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的相关证据,靳某对此全然不知情,因此,《厦门被告员工手册》对靳某不能适用。其二,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三条“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应当事先将理由通知工会……”的规定,被告公司解除与靳某的劳动关系并未事先通知工会,系程序违法。最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劳动安全卫生条件和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对从事有职业危害作业的劳动者应当定期进行健康检查”的规定,靳某要求被告公司支付体检费于法相符。靳某在被告公司任职长达近10年,如今距退休年龄不到五年,且被辞退后将很难再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因此,被告公司辞退靳某明显缺乏正当性。

被告公司辩称,靳某无故拒绝被告公司的工作安排,靳某根据公司的员工手册进行相应处理有合法依据。员工手册已经告知靳某,程序上并不违法。靳某要求的经济赔偿金没有依据,请求驳回靳某的上诉请求。

靳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1、被告公司向靳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78761.2元;2、被告公司支付靳某体检费用493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公司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如下事实:靳某于2007年3月15日进入被告公司担任车间配料员,工资按照计件形式计算。2016年4月22日,被告公司主管指派靳某做红色线,但靳某认为其被分配的工作应为白色线,红色线不是其工作范围,故拒绝该工作指令。同日,被告公司出具一份《关于员工靳某违纪的事件经过》,载明:“2016年4月22日早8:30分的正常勤务时间内,车间主管车怀君先生将公司生产指示单(编号:3837,品名:红平光)交于该员工,指示该员工按正常生产流程进行配料生产,但该员工拒绝进行正常的生产作业。现在现场的公司副总赵伦有发现情况,也指示员工按正常生产流程进行配料生产,但该员工还是拒不实施。事后,公司副总陈其望找该员工面谈,该员工也承认,存在正常工作指示拒不实施的情况。”同时,被告公司向靳某发出《劳动合同解除通知书》,载明:“靳某先生:我们双方于2008年3月1日签订了劳动合同。现因您拒绝履行工作职责,未尽忠诚尽职义务,严重违反公司规章制度而无法继续履行,我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以及我司《员工手册》第51-2-1条的规定,决定从2016年4月22日起依法与您解除劳动合同。请您于2016年4月25日前到本公司办理劳动合同解除手续及相关离职交接手续。”被告公司提供的《厦门被告员工手册》第51-2-1条规定“无故拒绝接受合理调派工作者”,被告公司可予以解雇。被告公司同时提供了2015年9月25日的会议记录以及2016年3月21日会议培训记录,培训内容分别为2015年9月版及2016年3月版的《厦门被告员工手册》,靳某分别在两次会议记录上签字。解除劳动关系后,靳某于2016年5月5日向厦门市同安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请劳动仲裁,请求裁决:1、被告公司支付非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36045元;2、被告公司支付体检费用1500元。厦门市同安区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6年6月24日作出同劳仲委[2016]302号裁决书,裁决:驳回靳某全部请求事项。靳某不服同劳仲委[2016]302号裁决书,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如上所述。

一审庭审中,靳某与被告公司均确认靳某入职后一直从事车间配料员工作,该岗位有黑(红)、白、灰三条生产线。配料员每半个月轮换一次生产线,不同生产线的计件单价相同。事发当时,靳某刚好轮换到白色线。被告公司为完成订单任务,临时抽调靳某做黑(红)线,被靳某拒绝。靳某述称,因2015年11份至12月份被告公司没有履行口头承诺支付额外加班费,故此次其拒绝公司调换生产线的要求。靳某承认员工手册有挂在公告栏上,但自己从未阅读过。

靳某于2016年7月14日到厦门市第二医院做CT胸部平扫等检查,经诊断为:1.慢性肺气肿并双肺多发肺大泡;2.右肺中叶纤维灶。共花费医疗费493元。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被告公司是否存在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根据查明的事实,靳某入职被告公司后一直担任车间配料员工作,每半个月轮换一次生产线,故无论被告公司将靳某调整到哪条生产线,均未超出靳某的工作范围,靳某也均能胜任。配料员实行计件工资,不同生产线的产品计件单价相同,调整生产线并不影响靳某的工资收入。被告公司为完成订单任务,临时变更靳某的生产线,不属于变更工种,无需经靳某同意。靳某无故拒绝工作任务,影响被告公司生产进度,有违职业道德,被告公司有权根据规章制度对其作出相应的处罚。被告公司作出处罚决定所依据的《员工手册》不存在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或明显不合理之情形,并已通过张贴公告、会议培训等方式向劳动者告知,对劳动者具有约束力。《员工手册》第51-2-1条规定“无故拒绝接受合理调派工作者”,被告公司可予以解雇。被告公司核实事发经过后,依据规章制度解除劳动合同,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之规定,无需向靳某支付赔偿金。关于靳某要求被告公司支付体检费的诉讼请求,因靳某未依法申请职业病鉴定,该项诉求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条、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靳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中,靳某与被告公司均没有提交新的证据。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靳某提出如下异议:1、被告公司为完成订单任务,临时抽调靳某做黑(红)线,靳某实际没有拒绝,只是进行了交涉;2、靳某没有看到公告栏上有挂过员工手册。除此之外,靳某对一审法院认定的其他事实没有异议。被告公司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没有异议。本院对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事实依法予以确认。

另查明:靳某一审庭审中陈述拒绝被告公司调换生产线是因为被告公司没有支付口头答应的额外加班费。

本院认为,本案系劳动争议。根据被告公司提供的两份会议培训记录,培训内容分别为2015年9月版及2016年3月版的《厦门被告员工手册》,靳某分别在培训记录上签字,据此可认定被告公司已就《厦门被告员工手册》向靳某告知,故《厦门被告员工手册》对靳某有约束力。靳某在一审庭审中及上诉理由中均陈述其拒绝或不接受被告公司调换生产线的理由是被告公司没有足额支付工资,因此,靳某主张其实际没有拒绝被告公司调换生产线安排证据不足,不予采纳。根据查明的事实,被告公司安排调换靳某调换生产线没有超出其工作范围,也不影响靳某工资,因此,靳某存在无故拒绝用人单位工作任务,被告公司依照其员工手册解除与靳某的劳动合同关系符合法律规定,无需支付靳某赔偿金。关于体检费问题,靳某没有依法申请职业病鉴定,其主张被告公司支付体检费用493元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依法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靳某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予以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并无不当,可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元,由靳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郑光辉

代理审判员  袁爱芬

代理审判员  刘国如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七日

代书 记员  陈荔云

附:本案适用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相关新闻

More +
cache
Processed in 0.004364 Second.